卿相白衣

学生党写文为练文笔,也为热爱。
所以写文随缘,脑洞有了码字就顺利。课业重所以可能更新时间不定。欢迎催更,虽然可能无用,但我想要收到。

【等下一篇文章发出来会删】

因为本人是个经常磕新cp的人,或者说会有很多新的念头转变

比如现在

我现在好想写白我,其他什么的随风飘吧嘿嘿嘿嘿嘿嘿

【耀不能亭】恋爱综艺直播中(三)

·娱乐圈背景,同 性合法背景

·现实向,有私设,刘耀文×白敬亭

·因为想要完完整整写出来所以篇数可能不少

·直播形式

·【】为弹幕内容

·为北极圈贡献力量

·前篇请戳合集




【3】



   “白哥,我知道你觉得咱们的钱太少了,租这个院子不划算。但我们想一下,剧组不可能为我们事先准备太多房子,也不一定比这套好。况且钱迟早要花完,花完再去争不就行了?如果白哥实在担心的话就我就把剩下的钱都交了,你交200多可以吗?”刘耀文看着白敬亭,眼神很是认真。


   白敬亭突然觉得面前的刘耀文不再是曾经那个可可爱爱的小孩,他确实成熟了许多,这么几年来,长了的确实不只是个子还有心智:“不用了,我们还是aa吧,一点钱没了的话也会很麻烦。”

   

   刘耀文瞬间笑弯了眼,原本还有一点严肃的气质瞬间被乖巧替代。


  【刘耀文想的确实挺周全的,成熟了不少,妈粉欣慰了】


  【刘文:就算我倾家荡产也要让你和我住在一起】


  【上面类型的同人文快给我安利一波】


  【据说LOFTER上一个叫卿相白衣的太太码了】


  【我要去康康!】


  【霸总刘hold不住!!!好戳!!!】


  【刘耀文在狼和狗直接来回横跳】


  【上面的姐妹怕是要笑死人】


  【已经有画面了】



   两人交了钱就往屋里走。屋里谈不上豪华,但好在干净整洁。屋里的南方湿润的空气和着泥土气味更加浓郁,添了几分清新之意。一进来是一间很大的客厅,左边有一间厨房,斜侧方是一间厕所,以及最里面有一间卧室。


  白敬亭看到只有一间卧室的时候静默了几秒,但又想:算了,和刘耀文睡一间应该也没什么,只要不是一个床……门打开,眼前便是一张两米大床,除了这张大床外其他什么也没有。白敬亭终于忍不住“草”了声:“现在换房还来得及吗。”


  【我看到了白敬亭从抗拒到接受再到抗拒的全过程】


  【剧组竟然选双人床,这是在搞事吗】


  【好耶,睡一间四舍五入等于结婚了】


  【睡一张床直接等于结婚】


  “来不及了,刚交钱的时候老头说交了钱就不能换了。”刘耀文坦然进了卧室,一副浑然不在意是一个人睡还是两个人睡“白哥睡靠门的还是里面的?”


  【刘文似乎……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文儿你的洁癖呢?】


  【文:洁癖是什么,哪有和老婆一起睡重要】


  【总感觉白白上了小狼的贼船】


  【姐妹自信点,把感觉去掉】


  “你选吧。”白敬亭再抗拒现在也只能选择接受。


  “那白哥睡里面,我睡外面吧。”


  【决定的这么快,刘文你是不是早有预谋】


  【文文你是要把白哥圈起来吗嘿嘿嘿】


  【楼上涉yellow警告】



   两人把带来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就听到各自的手机响起。[恭喜玩家完成任务:找到小屋。获得现金10元。]


 “唉?完成任务原来会发现金啊。”


  [新任务已发布,请注意查收。]


  [与其他玩家汇合,截至时间12点半]


  “还有1个半小时!快走!”




【未完待续】




ps.周更也好难,要期末了,枯了


【默读】躁(全)

·没逻辑

·舟渡吵架

·1.8k+







    费渡今天很累,一早就去公司处理事务,开完会就到了下午,连午饭都没吃。好不容易闲下吃个饭,私人电话就响起了。


   “喂?师兄?”


   “你不是让我取个快递吗,怎么问了说取过来

了?”


   “不会啊,应该有一个没取。”费渡扒着饭回答。


   “你昨天不是取快递了吗,是不是已经昨天都取走了?”


   “没有,我取的已经开过了,应该还有一个你要的材料没取。”



   ……



   “我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啊?”


   “不应该啊。”费渡有些迟疑,不会自己因为太忙了忘了吧,“你要不再找一找?”


    “我已经和这儿的小哥找了十几遍了,都没有,你要不来看一下吧。”骆闻舟似乎有些焦躁,但他极力克制着,尽量保持原来平和的语气说话。


    费渡有些不悦地抿了下还来不及喝水润湿的嘴,他现在好不容易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吃一口饭,结果又要出去。而且本来他以为骆闻舟去了就没什么事了,结果现在还是要他去。



   费渡随便穿了个大衣就出了公司。


   寒风吹着面颊,内心的焦躁没有散去,反而平添了厌烦。


  这么冷的天,还要去看快递问题,真是搞不懂是什么情况,一个小快递除了在店里不就是被人拿走了两种情况吗,骆闻舟这些问题难道还解决不了吗。


  

   “怎么样,找到了吗?”费渡拧了拧眉,骆闻舟这怎么还站在着看手机,他就不能再去找一找吗,找到了我不就不用来了吗,他怎么一点都不考虑我。


   “没。你确定你没有把东西取走吗?”骆闻舟哎了过来,“你看一下你的快递单号是不是都取过。”


    费渡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焦躁,低着头让垂肩的头发挡住表情,一手翻看这短信。“你这个我确实没取。”


   “可小哥说了他登记那显示已经取了,而且我们也找了很久确实没有。”骆闻舟敛眉,他已经在这店里待了快一个小时了,来来回回已经转了那么多遍,该翻的地方也翻了,现在还没找到那肯定是没有了,但费渡非说没取,只能在这耗着,而且那是他非常需要的材料,没了会很麻烦。


   费渡皱眉道;“怎么会。”还是不肯死心地翻看着信息。


  “你想想你是不是已经取走了。”


   费渡想着昨天一天忙碌的行程,再到今天。


   “是不是已经取了?”


    骆闻舟一遍遍催促着,曾经让人心动不已的声音,此刻入了生活,竟也显得聒噪了许多。一遍遍的是不是取了,如即将上战场的鼓点,急促嘈杂,敲得人心神不宁,


   “你要不回家看一下吧。”骆闻舟见费渡也没什么办法,与其在这耗着,不如回家看看。


   “……好吧。”



     ……



   “我想起来我似乎有取了一个快递然后放在桌上没拆。”刚上车,一直皱着眉回忆的费渡终于把一点印象从记忆里被遗忘的深处翻出来。


  “行吧。”骆闻舟有点料到结果,但内心的烦闷还是堵在胸口。“下次可别忘了。”


  “你什么态度。”费渡瞪了一眼骆闻舟,往日师兄长师兄短的撒娇,此时也只是不耐的用你称呼。


   “我没什么态度,只是希望你下次不要记不清取没取过。”骆闻舟不咸不淡地说,烦躁地心让他的语气冷了许多。


  “嫌我记不清你就自己取自己东西,下次别麻烦我。”费渡觉得自己可笑,忙来忙去,还要为骆闻舟取东西,取了还不满意,自己饭没吃上算还吃了一肚子气。


  “行。”


   ……


   两人沉默着上了楼,费渡脱了鞋就径直回了卧室,“嗙”的把门甩上。


   虽然骆闻舟的心随着关门震颤了下,但他也只是拿起快递去拆了。



  ……



   骆闻舟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他从书房出来,却意外的发现卧室的灯还亮着。“怎么还没睡?”此时费渡正坐在床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费渡,你怎么了?”骆闻舟喊了几声,费渡始终是低着头没有反应。就在骆闻舟凑上前时,嘶哑的嗓音在卧室里传开。


   “师兄。”费渡停顿了,似乎在思考接下来的话是说还是不说,又似乎是因为嘴里的话噎住喉咙,难以说出,“今天你一个早上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到了下午因为快递才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你要说因为职业问题所以无法抽出时间联系我理解,所以你不知道我一个早上都在开会,我理解。可在你刚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吃饭,我不相信你猜不出我正在吃饭,但是你什么也没有说,你没有问我吃的怎样,没有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吃……当我来的时候,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大衣,但你并没有发现,或是你发现了但你并不在意。我不知道现在的你在想什么,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还在乎我,是否还,爱我。”费渡说着,他的嗓音想锋利的刀刃在骆闻舟的心上狠狠割下,他的眼赤红着,是血丝,是泪水。


   骆闻舟哑然。


   费渡静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下,很轻,很轻似飘渺的云,又似断线的风筝:“师兄,我爱你,所以我理解你的辛苦,愿意为你分担。睡觉吧,晚安。”


   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辛苦,互相体谅。


   希望我能有山可依,有线可循。






【完】


彩蛋:甜甜的,调剂心情




ps.其实取快递这一个大概故事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就在今天,所以我想写下来。

【默读】钟声与心跳(全)

·元旦贺文

·既然是贺文当然要甜甜甜甜




   

【1】


  

   今天12点一过就是新的一年,可是刑侦队长注定停不下来。


   越到年底,小偷越是猖狂。本来这事肯定轮不到市局的骆闻舟他们出马,但实在是人手不够,不得不出任务。


  刚抓到一个偷电瓶,骆闻舟终于用空坐下来歇一会。拿出手机,微信置顶“小兔崽子”发来了一条语音。


  如果有别的警队的人在,肯定会摸摸骆闻舟的额头,问他是不是发烧了,怎么露出这么一个又幸福得意又尤其欠揍的表情。


   骆闻舟点开语音,专门把音响贴在耳朵上,费渡特有的疏离清浅的声音响起:“师兄还要忙多久?晚上还能来一起卡点过年吗?我想你了师兄。”声音里带着无法觉察的亲昵,透着撒娇之意。


   “应该没有了,我们一起跨年,我也想你了,乖——”语音还没说完,一到电话就插入进来:“中心酒店有价值百万的项链被偷走了,立即前往。”


  骆闻舟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复了句收到,又给费渡发语音道:“我也想你了,有接到任务了,不知道人能不能一起跨年了,不过我已经把心留给你了,乖。”



【2】



   骆闻舟没有想到费渡会在中心酒店的宴会上。费渡穿着高级定制的西装,打着领带,配着一副金丝眼镜,游走在宴会上。不过骆闻舟可没空看他打扮的怎样,他只长的,这小兔崽子又骗他出来应酬。


   费渡看到进来的骆闻舟有一点怔愣,迅速弯下眉梢对着口型喊到:“师兄。”


   骆闻舟瞪了费渡一眼,拿出手机打字:早点回家睡觉,不要让我看见你熬夜。


   小兔崽子:好的师兄


   

【3】



   等调监控,问目击证人一系列事情忙完后已经快接近零点了。大厅里灯火通明,人们似乎更兴奋了,谈笑声四起。


   骆闻舟靠在拐角休息,看着即将归于零点的时钟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没法和费渡一起过年了。


  “师兄!”


   灯火璀璨处,似有人逆光而来。


   “你怎么在这,不是让你早点回去不要熬夜吗?”骆闻舟看着走来的费渡皱了皱眉。


   “哎呀,师兄~”费渡凑到骆闻舟身前,“我想和师兄一起过元旦嘛。”


   “师兄~要零点了,牵个手吧?”


   带有厚茧的五指顺着白皙纤弱的指缝进入,厚茧磨着费渡手不禁轻轻抖了抖,然后被完全扣住。


   扑通,扑通。


   费渡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炸裂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伴随着钟声,费渡被骆闻舟紧紧抱住。


  “费渡,新年快乐。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也像现在一样,在一起。”



   扑通,扑通。


   费渡已经无法辨别,这狂跳不止的,是他自己的心,还是骆闻舟的,亦或是两个人的。


  他只想,贪婪一些,希望他和骆闻舟能一直在一起,不止这一年,下一年,再下一年,这辈子,亦或是下一辈子,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师兄牵也牵了,抱也抱了,该干什么了?”


  “别说话,好好亲。”





【完】



ps.祝各位元旦快乐!




【耀不能亭】恋爱综艺直播中【二】

·娱乐圈背景,同 性合法背景

·现实向,有私设,刘耀文×白敬亭

·因为想要完完整整写出来所以篇数可能不少

·直播形式

·【】为弹幕内容

·为北极圈贡献力量

·前篇请戳合集




【二】



   俩人吃着饭,又磕磕跘跘地聊了会儿。


   叮——


   两人的手机同时震动。


  “应该是来任务了。”刘耀文说着低头摆弄手机。


  “寻找附近的旅店,合理使用当前余额。”白敬亭一字一句读着,“当前余额?”


   “就是现在手机里——”


   “我微信里这么只有800了?”白敬亭瞪着自己的手机,一只手不停刷新这页面。


   “来之前不是说了会没收钱,会让我们自己赚吗?”

   

    白敬亭勉强挤出微笑。

 

   【快看白敬亭这表情】


   【有点便秘】


   【白os:我一心只想着赚钱买鞋那还管什么内容】


  “那我们刚才买饭的钱也算到800里了?”


  “嗯。”


   白敬亭在心里暗骂编导又暗算他:“现在先去找住处吧。”


   刘耀文点点头,跟着白敬亭出了小店。


  【我竟然看见了文文背后疯狂晃动的尾巴】


  【楼上魔怔了】


  【好像听话跟着主人的乖狗狗哦嘿嘿】


  【???】


  【????】



 

   剧组选的是一个南方小镇,脚下是一块一块的石板路,沿缝里的小草上还沾染着清晨的露水。


   “北方都没有这种尖顶屋呢。”白敬亭仰头看了看两旁红褐的瓦片,“耀文是出身在北方还是南方啊?”


   刘耀文听着白敬亭喊自己耀文又忍不住舔了下牙,故意压低声音说:“南方。”


  【啊啊啊我的耳朵怀孕了】


   【低音真的巨苏】


  “南方啊,怪不得长的这么水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tm水灵】


    刘耀文又一次尴尬而不是礼貌地扬了扬嘴角 


   【耀文os:您可以说一点让人满意的吗?】

   

   【说得好,下次不要再说了】


 

    两人在小巷里穿梭着,就见一处院前立着一个木牌“名宿”。从外看院子很大,一个个石砖砌起了墙围墙,木门虚掩着,里面隐隐约约让人想一探究竟。


   “进去?”刘耀文抢先一步。。


    白敬亭看着刘耀文的背影点了点头:“这小孩不错,挺会照顾人。”


   【这么好就快从了吧】


   【复议】


   【+1】


    “你好请问有人吗?”


    一个头发泛白的老头从白敬亭身后走出:“你们是需要住宿吗?”


   “是的。”


   “我们这要住的话就要包下一整个院子。”


   “包的话要多少钱?”


   “1000”


    白敬亭一瞬间想拉着刘耀文走人,虽然这钱放平时很便宜,但现在他们一人只有800,而且还已经用了一些来吃早饭。


   “白哥,”刘耀文拉住了白敬亭的胳膊,“要不就住这吧。”


   白敬亭叹了口气,小孩还是太年轻,禁不住物质诱惑。


  【白白的表情好无奈】


  【刘耀文还是太年轻,有点及时行乐,没长远视野】


   【楼上小心打脸】



【未完待续】 




ps.元旦快乐哇,踩点码完

从码文到现在已经过了半年啦,总计码字6.8w+,对于学生党我对这个字数还算满意……(毕竟我是理科生)

依旧是我从最初到现在依旧使用的签名:码字为练笔,也为热爱。

【默读】抓紧我(全)

·原著向

·治愈,游乐场

·ooc预警,文笔幼稚慎入

·全文1.1k+






【1】


  

  费渡背着光,看不清表情:“骆队,陪我去一趟游乐园吧。”


   让我感受一下从没感受过的童年。



   “好。”



【2】



    两人坐了旋转木马,开了碰碰车,一路轻松愉悦。


    “啊——”阵阵尖叫从远即近。


     费渡抬头看去,一列火车从面前疾驰而过,又转了个圈冲上高处。伴随着阵阵尖叫,费渡血液里的因子似乎又兴奋了,是对刺激的追寻,是对惊险的追崇。但……费渡回过头:“师兄,我们去玩呲水枪吧。”


   “不玩过山车吗。”


   “师兄想玩吗?”


   “嗯。”


    我知道你想。


   你不想说出口的由我替你来说。



【3】



   排队的时候,费渡竟有些退却之意。他想上前将骆闻舟拽走,他想离开这个即将坐上的过山车,他想……“师兄。”


  “嗯?怎么了?”骆闻舟转过头。今天的骆闻舟没有穿警服,而是换上了普通的便衣,可已经深入骨里的正气却无法再消失。他顺手握住了费渡的手,动作自然而又娴熟,握的不紧,但却像一管镇定剂让费渡安心。


   “没事,快到我们了。”



【4】


  

   两人挑了最后一排坐下。


   列车缓缓启动,座位一点点上升,迅速到了垂直地面的位置。


   费渡这个人都死死地压在椅背上,背后除了一个椅背,便什么也没了。费渡感受着始终感,不自觉中,手开始抖,慢慢地,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费渡。”


   费渡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此时他已经完完全全地沉浸了,眼睛失焦地望着前面,整个世界都是朦胧一片,只有不断震动在不断加快着。


   “费渡!”


    谁喊的这么着急?谁会喊的这么着急?谁会为他着急呢?还是享受吧,只有这失重,只有这刺激,才……才能证明他还有生命。


   “费渡!醒醒!”


    手一阵刺痛,费渡有些恍惚,视野似乎清晰了许多。“啊。”


   “这么了?还好吗?怕就抓我紧点,别想别的!”


   “师兄~”费渡转头笑望着骆闻舟,啧,怎么师兄帅气的脸看不清了,“我没事。”


   “费渡,怕就说实话,别和我说这些多糊弄别人的话。”


   费渡弯了弯眼:“知道了师兄,别生气~”他回握住骆闻舟的手;“我害怕,闻舟,可以抓紧我一些吗?”



【5】



    费渡知道,他不是因为害怕而颤抖。


    他是因为兴奋,因为激动,因为恶劣。


    因为他血液里所流淌的,那不干净的,肮脏的,暴虐的成分。


    他不想做过山车,因为他怕。


    不是怕高,怕失重。


    他怕的是他的卑劣,他的阴暗,他的不好,被骆闻舟看见,被他,所爱的人看见。


    他只想在他身边,当一个完完全全,内心澄澈,正直,向上的人。


    不过他现在不怕了。


    骆闻舟抓住了他,是他握紧的,是他将他从黑暗的深渊里带出来的。


   他不会让他再松手。


   他将和骆闻舟回到光明。


   只要有骆闻舟在的地方,都是童年。



【完】



ps.怎么写着写着就和构思的不太一样了(?)可能写着写着就感觉他俩就该这样进行。


彩蛋:就……一些文中内容的解释(?)


祝各位圣诞🎄快乐呀

   

【耀不能亭】恋爱综艺直播中【一】

·娱乐圈背景,同 性合法背景

·现实向,有私设,刘耀文×白敬亭

·因为想要完完整整写出来所以篇数可能不少

·直播形式

·【】为弹幕内容

·为北极圈贡献力量



【一】


   

    白敬亭刚拍完一部电影又被安排了一个综艺。本来他是不太想去的,但,导演说会给他送十双限量版球鞋,随他挑,在这种诱惑情况下,白敬亭兴高采烈不得已同意了。


    不过,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是全程直播?!






   “大家好,我是白敬亭。”此刻白敬亭微笑着望着面前的摄像头,心里却忍不住嘀咕:又被导演坑了。


    全程直播,也就意味着他要全程注意表情,全程保持形象,全程……越想越觉得被坑惨了。


   早知道这种情况,就……多要几双鞋了。




(接下来切入直播视角)






   白敬亭此刻正在此次剧组安排的小镇里转着。


  【白白好帅!】


  【穿着这么随便为什么还有种走T台的感觉】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镇里的早市上,呦呵声此起彼伏。


   【我赌白白没吃早餐】


   【我赌白白肯定要买早餐】


   果然,白敬亭买了一笼包子和一碗豆浆,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一口一口啃起了包子。


   【我男人啃包子竟然也可以这么帅】


   【等等……姐妹们,你们看后面桌子上那个戴帽子的,像不像……】


   【像!】


   【?】


   【北极圈人员开心起飞】


   【这是要联动了吗!!!】






   此刻刘耀文正脸朝着摄像头,目光却朝着另一侧,抿了抿嘴:“要去打招呼吗?”


  【想去就快去!】


  【文文你犹豫个啥!说好的小狼呢!】


  【别怂!】


   刘耀文站起来又坐下又站起,来来回回好几趟。


  【我似乎看到了后面大爷像看sjb一样的眼神】


   刘耀文最后还是起身朝白敬亭走去。“嗯——你好,我是刘耀文。”


   白敬亭此刻包子正吃了一半,有些错愕地咬着包子抬起头。


  【啊啊啊啊白白好可爱!!!】


  【刘文你怎么这么怂!!】


  【可爱,想太阳……】


  【楼上你不对劲,小心刘耀文记住你】


  【楼上你也不对劲,刘耀文为什么会记住……】


  “啊,你好,我是白敬亭。”白敬亭难得有一次尴尬,实在是被突袭的有些不知所措。


  “你也是来录制的吗?”


  “嗯,是的。”


    白敬亭啃着包子,刘耀文舔着牙齿,没再说话。


   【隔着屏幕我仿佛都感受到了满屏的尴尬】


   【我已经尴尬地抠出了一座城堡】


   “白老师……”


   “叫我亭哥就行了。”


   “好。亭哥我们上一次见面其实是两年前。”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


   【前面老姐妹别走!一起叙旧!】


    刘耀文笑着,似有些不好意思:“你可能不记得了,因为我那时候还很小。”


   白敬亭愣了愣,脑子飞速回忆着两年前参加过什么活动有小孩:“啊你就是那个长的小却很成熟的小孩啊!”


   【看看,看看刘耀文的嘴角快到天上去了】


   【刘耀文你但凡收敛点……】


   “那时候你好像才一米六啊,现在竟然这么高了!”


   【哈哈哈哈我似乎看到了耀文有一秒脸上的僵硬】


   【文文:夸我高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报出我当时的身高】


   【文文:我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呢】


   


【未完待续】





ps.会把这篇的感情线完完全全写出来。周更。

祝各位圣诞🎄快乐呀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沈师尊一觉醒来被 包 养 了(全)

·ooc预警,有私设

·文笔幼稚慎入

·金 主 洛冰河×被 包 养 小明星

·全文1.7k+

·系列文1.沈师尊一觉醒来成了美人鱼2.沈师尊一觉醒来被囚禁了 



【1】



   洛冰河这段时间突然迷上了一个新名词“娱乐圈”。据说娱乐圈里可以感受别人的人生,而且……有钱了还可以养别人。

  

   所以现在洛冰河就非常想感受一下养师尊的感觉,这个想法当然不能告诉师尊,不过他偷偷找了个写书的写了一个这样的剧本。


   等给师尊看后,他的美梦就可以实现了。



【2】



   沈清秋看了洛冰河给的话本后有些气恼地拿扇子敲了敲他的头:“整天不想点正事。”


   洛冰河摸了摸没什么感觉的头,撒娇道:“师尊别生气了,就当陪我玩嘛。”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湿漉漉的眼睛没辙地叹息,真是一哭就没法子:“好吧,就陪你玩这一次。”



【3】



 “沈清秋快起床!”


  沈清秋一脸懵,自他和洛冰河恬恬淡淡地过日子后就从没被早上吼醒过。


 “嗙”门被粗暴地推开,面前站着一个神情急躁,满脸通红的男人,“你已经是有金 主的人了!别忘了你要去见洛总!”


   停,卡一下。沈清秋有些头痛得想按太阳穴。这什么金 主,什么洛总,不会真的来到了娱乐圈吧,“那个,请问你是我的……?”


   男人惊恐的睁大眼,“不会吧,你失忆了吗?不要啊,你就差一点点就要飞黄腾达了,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沈清秋:……这人怎么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


   经过一番困难的对话,沈清秋终于知道面前这人就是他的经纪人,而他就在昨天被洛总看上了,被包了。


   这洛总是谁还用说吗,肯定是洛冰河。


   沈清秋:真是便宜他了。



【4】



   被经纪人赶着收拾了一番,沈清秋终于在全身逗香喷喷的情况下坐上了洛总派来的私家专车上。


   沈清秋:我怕是已经包装好的礼物,就等拆封了,嗯,就等了。



【5】



   “洛总在办公室里,你进吧。”


    沈清秋嗯了一声推门而入,正对大门就是一张木质写字桌,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正在看着文件。


    这么宽的肩,这么傲的气质,这么突兀的魔印,是他家洛冰河没错了。


    不过他还是第一次见长发西装男,长发配西装,就算洛冰河长的再帅,看着也有点怪怪的。


   “来了?”洛冰河抬起头,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沈清秋。


    沈清秋:不止长发怪了,这红眼睛也怪,第一次看金主戴美瞳的。


   “过来坐。”


    沈清秋“听话”地走了过去,站在洛冰河面前,不知道往哪坐,这周围也没凳子。


   洛冰河抬着眼,“愣着干什么,坐过来。”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沈清秋:呦呵,这一次的洛冰河还蛮勇的。想着便直接坐在了洛冰河腿上。


   洛冰河将沈清秋往怀里拽了拽,手臂紧紧地环着腰,下巴抵在肩上。


   沈清秋安静地等着,等着正常的金 主文里什么坐·着坐·着就【注1】,然后来个办公室 play。


   哗啦,哗啦。


   洛冰河一张张文件翻过,传说中什么炽热的【注2】什么的也没出现。


   又过了不知多久,沈清秋都快无聊的睡着了,后面的人还是毫无反应。


   沈清秋突然醒悟:不会这次他不行吧?啧啧啧,孩子这会真惨。


   既然不行,那他玩玩应该也没什么事了吧?

   

  “洛总,我可以动一下吗?”


  “嗯。”


    沈清秋扭过腰,屁 股也跟着往下蹭了蹭,转过身将头埋在洛冰河怀里,使劲钻了钻,“洛总还要工作多久啊。”


   洛冰河抿了抿嘴,眸色暗了暗:“还有一点,马上就好了。”


   “唔,我坐的腰好酸。”沈清秋抬起头,有点乱的头发显得他有些可爱。


   “我帮你揉。”洛冰河的手抚上纤细的腰肢,一下一下地揉着。


   沈清秋有些舒服地眯眯眼,又忍不住话唠起来:“洛总我可以叫你别的称呼吗?”


  “嗯?”


  “我想给你一个只有我能这么叫你的称呼。”


  “好。”


   “嗯——那你说叫冰河?洛洛?金 主?还是——老公?哎呀!”沈清秋话还没说完,就被拦腰抱起,“你要干什么啊。”


   “ 你。”


    沈清秋:???说好的不行呢?



【6】



   等到第二天早上,沈清秋才刚睡去。


   他这一次是切切实实感受了一下办公室 play。不过还另得到了什么chezheng,浴室,落地窗……


   所以为什么洛冰河最初能忍着没反应??




【完】


【注1】:擦枪走火

【注2】:东西顶着背

这俩不过审,写到下面应该可以了吧



ps.沈师尊这次真的是自己惹火烧身了。

彩蛋:问洛冰河如何忍住诱惑。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你,便是我的止痛剂(全)

·因为看了《送你一朵小红花》所以想写关于癌症的内容

·设定:夏习清癌症患者,周自珩正常人

·对癌症也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有写得不当处欢迎指出

·全文3.2k+,先虐后甜

·ooc预警






【1】



   夜晚的街道,雾色弥漫,一片寂静。但地下,却是灯光闪烁,歌声叫声刺激着耳膜,人们群魔乱舞着,沉于纸醉迷金里。


   周自珩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而这次来也是为了了解一下下一部戏的真实现状。


   此刻,他只是带这个口罩站在角落,打量着周围。


   可常年混迹酒吧里的人早已有了在人群中一眼找中自己猎物的本领,更别说是像周自珩这种高个长腿,眉眼如雕刻般的大帅哥。


  从他一进来,就有无数人内心悸动,打算抛出捕猎的网,但有却步了。


  因为——他被Tsing看上了。



【2】



  Ysing本名叫夏习清,是一个情场老手。


  不过最初他还是一张白纸,但因为一件事,一大滴浓墨滴在了白纸上,从此,白纸被晕染了。


  而这件事便是他被检测出为癌症患者。


  说来搞笑,旁的人又是抽烟又是喝酒,反而没病。而他健健康康活了十几年,不喝酒不抽烟,做个乖孩子,到头来反而得了癌症


  那还为什么要当乖孩子?


  为了父母的爱?


  为了自己的健康?


  他一个都不在乎了。


  

【3】



  今天的夏习清穿着鱼网上衣,细嫩的肌肤若隐若现,一条紧身皮裤更是将匀称的腿型和翘起的臀部勾勒出来。眼尾带了丝晕红,配上鼻上的痣,直勾得人心痒。


  他端起一杯绚烂的蓝色妖姬,笑着朝角落走去,最后停在了周自珩面前: “要来一杯吗,这位小先生?”


  周自珩虽不是第一次被人搭讪递酒,但从未被如此看过。以前的人看他多是献媚,让人第一眼就没了好感。而面前这个,水亮的眼睛望着他,眼尾还带着红,又纯又欲,“小先生”三个字,更是让周自珩心跳快了点。


  周自珩想着反正是了解一下这里的真实情况,喝一杯才能更好的融入,便伸手去接酒杯,刚要碰到,酒杯酒杯酒杯移开了。


  “我喂你。”


   一双温润的唇贴在了周自珩的唇上,狡猾的舌尖撬开了他的唇,舌头裹挟着甜腻的酒侵入。


   酒渡完,夏习清才缓缓起身。


   “走吗?跟我去酒店?”夏习清望着周自珩,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本来被亲的愣神的周自珩回过神来,抿了抿留有余温的唇:“抱歉,不了。”


   夏习清有些差异的抬抬眉,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不约 pao,那你来干什么? ”


   周自珩憋出几个字:“体验生活。”


   “行吧。”既然人家不想搞,那他也没什么办法了,虽然有点遗憾罢了。


   “等等。”


   夏习清回过头。


   周自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要对方离开,但还是遵从了内心:“可以带我体验一下吗?”


   夏习清挑了挑眉,宛若小狐狸:“好。”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



【4】



    夏习清从来没有见过像周自珩这样的。


   他的身边,从来都是黑暗的。要么是追逐名利,谄媚的,趋炎附势的,要么是浑浑噩噩,放肆的,花天酒地的。


   而周自珩,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干净,仿佛不知道黑暗的肮脏。咸猪手准备碰夏习清是,周自珩总是及时拦住,然后狠狠地攥住对方的手腕,让对方吃痛,警告说:“不许碰他。”


   夏习清有些好笑,他自己也不是好人。


   他似乎也有点心动了。



【5】



    周自珩体验生活结束了,就要去剧组报道。夏习清看着一旁的周自珩,有点后悔做了这么久的好人,到头来肉没吃上,人也要走了。


   是啊,人也要走了。


   本来说今天当做最后一天去体验一下蹦迪,但进了会场,夏习清却提不起精神。


   音乐躁耳,心里也厌烦。


   周自珩有所察觉,“要不我们出去吧。”


   “嗯。”


    两人找了一家街边烧烤店,点了几串烤肉,夏习清也不说话,闷头吃,又实在憋得慌,点了几杯啤酒,对着瓶子直接喝。


   周自珩看他喝完一瓶还要喝便伸手阻拦。


   “别管我。”夏习清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周自珩。


   周自珩没觉得怎么可怕,反倒有点像生气的红眼小兔子。


   “要和我一起进组吗?”


    夏习清手抖了一下,但没有搭话,因为他以为那只是他的臆想。


   “夏习清,要和我一起进组吗?”


    夏习清抬起头,周自珩看着他,那一双眼凝视着他,如幽深地大海,他第一次有些无措,低下头,沉默着。


   “习清,要和我一起进组吗?”


    “……好”


    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是关系?还是感情?亦或是生活?


 

【6】



   进组后生活便开始忙碌起来,周自珩每天晚上要背台词,白天要拍戏。


   夏习清混了个助理之名,也跟着他忙上忙下。


   忙归忙,生活却意外的恬淡美好。


   夏习清想,为了周自珩的爱,他也该当个乖孩子了。


   夏习清本以为离了醉生梦死的生活会很不习惯,但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看周自珩拍戏,一起吃饭,晚上再和周自珩对戏,一切似乎美好的让人觉得想在做梦。


   梦,终有破碎的一天。


   他,也并不是正常人。


  夏习清一如往日看着周自珩拍戏,周自珩虽然年龄不大,却因从小拍戏,演技堪比影帝。


  一场戏“卡”完了,周自珩朝夏习清挥了挥手走来。


  夏习清也不禁笑了,朝前迎过去。“周自珩,你今天真……”


   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在夏习清耳边响起, 夏习清去看周自珩,怎么……看不太真切了。


   夏习清费力的想要再睁大点眼睛,可无论怎样都没有用。


   他想,他还是应该在靠近一点,近一点应该就能看清了。他想抬起脚,但似乎自己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脚并没有抬起,只是往前抽搐了几下。身子朝前倒去,他似乎听见了周自珩地嘶喊,在叫着夏习清。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他的名字也可以被人喊的这么好听,听着这么珍重……



【7】

  


   “你走吧。”


    周自珩沉默着拒绝。


    “我和你什么也不是,你没有必要陪我。”


    夏习清觉得,他的的话让周自珩终于走了,而他自己也应该清醒了。


    他和周自珩什么也不是,只是在酒吧了没有约成pao的陌生人,只不过是多说了几天话,多在一起度过了几天日子,多喜欢了他一点……


    他是堕落的,有病的,自暴自弃的,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不在乎疾病,不在乎未来。可周自珩呢?他年轻,朝气,还有美好的未来,凭什么被他拖住?凭什么被他污染?


   他们的认识本就是意外。


   他竟然还曾妄图过永远。


   

【8】



   治疗继续着,周自珩也没有再来过。


   果然,终究只是个不咸不淡的陌生人。


   

【9】

   


   夏习清的头发也被剪掉了,他想,肯定丑爆了。


   护士说有人想来看他,叫周自珩。


   周自珩现在来干什么呢?看他的病气吗?看他丑陋的光头吗?


   “让他走吧。”


   “可他坚持要进来。”


    “……随便吧”


    周自珩似乎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夏习清好笑道:“看你这样子,不像我病了,倒像你病了。”


    周自珩似乎并没有因为调笑,反倒轻松地笑了笑:“下面由我来照顾你好吗?”


    “我和你有关系吗,用你来照顾我?”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夏习清感觉眼眶有点酸,他低下头,尽量不去看周自珩。


    “我现在不好看了。”


    “我以前可能是因为你的外表而被你吸引,可这么久了,我也早已被你的性格所吸引。何况美人入骨,你的美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我不像你,我不干净。”


    “是我来晚了,没有拥有你的过去,如果你愿意,你的现在和未来,都属于我了。”


   “我有病,我不是正常人。”


   “没有谁可以去定义正常的范畴。有病我们一起治好就好。”


    眼泪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一双温暖的手温柔地擦去他的眼泪。


   “乖,我们一起努力。”



【10】



   离开的那几天,周自珩推掉了剧,留下照顾夏习清。


   夏习清的病也一点点变好。


   虽然夜里有时疼得睡不着,但看到床边的周自珩,就好似没了疼痛。虽然喝得药也一瓶比一瓶苦,但周自珩的是甜的。虽然治病煎熬痛苦,但幸好有周自珩。


   

【11】



   复出的周自珩亲自编了个剧本,由自己导演,自己作为配角,而夏习清作为主角,主角也是一位癌症患者。


   电影爆火。


   最佳影片奖上,周自珩拿着奖杯,对镜头说:“这部电影是送给我的爱人的,感谢他有勇气,陪我走完一生。”


   谢谢夏习清,有勇气对抗病魔,忍受苦痛,坚持着活下来。




【完】






ps.看《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时候就一直在哭,自己码文也一直在哭。私心不想让be就写了he。

   致敬每一个敢于对抗病魔的人。


彩蛋是夏习清喝药(你懂的